第二堂花課  9/4/2018

我被插花老師安妮誇獎得醺醺然樂陶陶,每天端看我的插花傑作,快樂一個月,心裡期盼著下一堂課插花課。

我拉了好朋友黛博拉一起去插花,我們倆還興沖沖去挑花器, 太高太矮太淺太深太寬太小都不適宜。 最後我挑了一個木頭圓盆, 心想若做不成花器, 就拿來當沙拉盤吧 !

黛博拉見不著喜歡的花器, 回家後才發現後院有幾個好花盆,比店裡的更適合。

這種挑花器的病,影響近日的我,走走逛逛間,特別注意哪個容器可以當花器, 哪個花器適合插什麼花。

*

依照遊戲規則, 我們先抽號碼簽, 才決定今日的蘭花。

我有種不祥的預兆,抽中今天的兩盆蘭花不論是花色、 高度或是角度, 都不盡如人意。果然我的第一階段的插花步驟找角度和固定花盆就遇上困難了, 怎麼擺置都不對勁,彷彿今日抽中一副爛牌, 不打是輸,繼續打下去也是輸。

今日新手多,安妮老師分身乏術,還是每個學生每個步驟都細心講解,個別指導。身為插花老師有這樣的氣質和氣度,都是長期培養的性格, 與其說是插花影響一個人,不如說是花藝潛移默化一個人的內在與格局。

我實在沒解套, 只好討救兵。安妮老師一看大為驚喜, 說 : 【 插花不是插最完美的花,而是把不完美的花,插出獨特的個性和美感。】

只見安妮老師把一支白色蝴蝶蘭高高飛起,憑空向東飛去,下方一串黃花斑點蝴蝶蘭依偎其下,固定枝幹後, 挺立之姿有了高低上下深淺的對比, 與另一串比翼併飛的白色蝴蝶蘭保持平衡感, 中間用線繩綁住, 固定距離作呼應。

*

果真是神來之筆 ! 接下來我的靈感來了。

我選了兩支乾枯的天堂鳥枯枝做成圓圈造型,呈上下躍升之姿,如日如月,如圓滿如殘缺,成了此盆中亮點所在。

然後我用了三種不同濃綠不同程度的素材做成底盆的造景,始知呈現的豐富視覺,就算將來蘭花謝了,綠盆也是一景。健康挺立的蘭葉以三點視覺正面迎人、如花層層堆疊的斑葉海桐,像一片雲往西邊延伸 。 我以今早剛從院子剪下來的常春藤做向上生長的動力, 用遮掩及纏繞的方式將花盆底部露餡之處藏拙。

今日花藝設計亮點有三 : 右邊的雙圓枯葉, 對映木盆花器的質樸。三種綠葉造成豐富而協調的層次感。兩串白蝴蝶蘭既對話且對應, 又以中間特別色的黃花紅斑蝴蝶蘭,形成奪目焦點。

被老師這麼一誇讚, 讓我更佩服安妮老師的花藝功力, 不但讓我起死回生,還靈感泉湧。

*

再看看其他同學的傑作也很有才華。 

 

 

選蘭花看運氣,但是配材全憑個人的創意做造型, 心思巧妙各有不同

君子不器, 花器亦然,有時因為花器的材質、 顏色和造型不同,便呈現多樣化的個人風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蔚藍 的頭像
蔚藍

蔚藍迷*迷蔚藍

蔚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