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018

連續七年,孩子每年在大熊湖參加中華文化夏令營。周五是開放參觀日,家長可以上山看孩子這一星期的學習成果。

這成為我們的家庭傳統活動,國慶日去海邊看煙火,週五上山看孩子,週六接孩子回家,這樣的八天夏令營,成了我365天育兒中的固定年假。

唯一的不同是今年小融不參加,選擇在家陪我們,作息照常進行。

*

我們每每在週五午後的塞車陣中上山,去年開車四小時,去年開了三小時,一片真心愚孝,只為了給山上的孩子愛的鼓勵,總是不辭勞苦。

融霸提早下班,下午兩點我們從爾灣驅車前往,車上溫度計82度F,從91號公路往東接215號公路,再接38號公路,約是兩小時車程,開車93哩路到大熊湖的YMCA營地。

偏偏洛杉磯地區一直延伸出去的週五塞車潮,令人為之色變,一般外出能免則免,不得已出門也是萬事俱備。我們把拐拐鳥留在家裡,為此還為牠開冷氣定溫。

我在前一天加滿油箱,去車廠保養車,確定水箱和胎壓都正常,車上準備好冷飲、冰袋和噴水器。

還有防無聊的【 盧蘇偉有聲書】,難得一車三口靜靜聽一種溫柔的對待。因為和上一代的教育觀背道而馳,所以要以集體洗腦的方式反覆聽,然後知行而一,父母才能與時俱進,陪孩子一起成長。

車子在停停走走中,越向東行,氣溫越高,從破百高溫到一直飆高,進入內陸地區直衝 120度F (約是48.8度C ),天哪 ! 感覺像是到了夏季死亡谷,酷熱高溫直逼身體最大的承受度,我打開車窗,感受所謂48.8度C, 想像自己夏天行走在死亡谷國家公園的酷熱,真的會要人命的。

我們在車上吹冷氣,開到最大強度,還要不時要噴水以增加濕度。可是窗外的景象,塞車車潮是一波又一波。

後來我才搞清楚 : 很多老舊汽車受不了高溫,開著引擎蓋口,停在路肩冒煙喘氣;或是輪胎高溫爆破,造成後車來不及煞車的五輛車的連環撞;或是突然在路中間故障,苦苦等待救援。這種高溫造成的塞車,一天見了近20輛車,不敢說是正常,一想到車主站在高溫下焦燥的心情,真是身心煎熬。

*

一過215號公路,我看見不遠處山頭的白煙如龍騰空而上,還見得到火苗。

我們開到38號公路前,我去麥當當買杯冰咖啡。一進門,嚇一跳,一屋子鬧哄哄的人像是在開轟趴,想必都是來吹冷氣的人。

一出門,一輛警車從我眼前飛馳而過,起初不以為意,續前行一哩路才明白 : 警察是來堵路的,整個38號公路禁止通行。我們只差那五分鐘就通過火場,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

為了這擦身而過的五分鐘,我們只好繞路回頭,改成走330號公路。多花兩小時翻山越嶺繞山路,一旁毛地黃一叢叢盛開,亮眼艷黃點亮這一季,可是心情全然不是花開見喜。我們蜿蜒曲折沿大熊湖前進,一眼望去乾涸的湖水,露出低淺處的水草。曾經是湖畔別墅,現今湖底成了大片草地,滄海桑田,湖水也是。

我想起我們上星期在加拿大哥倫比亞冰河,腳踩年年消退、消融、消失的冰河,現在看的是日日變少、變淺、變小的湖泊。

這一天,如果我只是躲在家裡吹冷氣,便無法感受周圍環境的變化。我不由ㄉ感嘆地球生病了,沒了水,萬物生命不再豐富多彩。

*

每年這季節野火四竄,尤其是遇到熱浪來襲時,天乾物燥,強風一吹,草木摩擦生熱,容易引發野火,焚風一來,野火山不盡,損失慘重。

擋住38號路的野火,濃煙越來越濃,越來越黑,不管我們在山裡怎麼轉折,不免都會望見他張牙舞爪的樣子,透過陽光落霞,成了一隻囂張猖狂的火龍,令人無法控制。

我們比預計時間多花兩小時才抵達YMCA營地,我們到營地時,已經錯過餐時間,成果發表晚會正要開始,山上反而比山下還清涼。

當我對大敬說起這一路的水深火熱和千辛萬苦,聽得大敬很感動,七日不見,格外珍惜ㄧ家人的情分。

我們知道孩子在山上吃苦耐勞,身心勞累,對體力腦力來說都是大考驗。對年輕人來說,格外珍惜和朋友一起日夜相處的深厚友誼,這是人生必要的經驗,一如我們曾經在救國團的青春。

這是大敬第七年參加文化營,第三年擔任輔導員,輔導工作已經駕輕就熟,所以我且放手放心,讓他自己報名,和外界聯絡,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大敬自己打包行李,我完全不干涉,也不介入他的社交,放手讓他有機會學飛,飛得高飛得遠。

*

晚會在八點匆匆結束,天還亮著,孩子們移師到室內火爐邊烤棉花糖,我們和大敬打過招呼後,準備下山。我原想臨時找旅館過夜,融霸覺得兩個小時就到家了,堅持一路摸黑衝下山。

奇怪的是, 越往山下,溫度越熱,已經是夜間十一點了,還有100度F ( 38度C )的高溫,嚇人啊 ! 這是我在美國20年來,第一次晚上開冷氣睡覺,睡到半夜,竟覺得冷氣機太吵而睡不著。

如意算盤是 : 明天有兩場足球賽,還是在家吹冷氣看球賽最痛快 ! 

 

相關新聞 : 

1.內陸超熱,野火延燒200畝

2. 熱浪侵襲南加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蔚藍 的頭像
蔚藍

蔚藍迷*迷蔚藍

蔚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