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對了  3-28-2009


我在想:到底是小敬有問題?還是我有問題?還是老師有問題?


需不需要客觀的第三者來參詳一下,所以我這兩星期忙著試上兩位鋼琴老師的課。



第一位鋼琴老師是兩個朋友介紹的,


沒有功課、沒有檢定考、沒有比賽、沒有壓力、保證快樂學琴!


老師從一小時遠的地方開車到府教琴,$25/30分鐘,


老師長得嬌小可愛,聲音溫柔,教學認真。


 


她讓小敬試彈本週上的曲目,然後和家長溝通教學目標。


她覺得小敬基礎很好,有超齡琴技(才學一年半而已),


很少亞裔小孩指法如此漂亮(我們為此被老師盯罵八個月了)。


老師的疑問是:為什麼小敬同時彈四本譜,最難的哈農HANON和進階本一起上課呢?


缺點是小敬彈琴常忽略細節,跳拍子。說得都對。


 


我只有兩個要求:


第一、請老師把這套琴譜教完,讓孩子學完這階段目標。


( 我相信前一位老師是針對小敬的資質因材施教,所以他才可以進步神速。)


第二、請讓我們上課錄音,課後學習。


(體諒為娘的不懂音樂,得靠孩子自己在家自學。)


 


可是,老師只會教她的譜,不教別人的譜。


老師認為學生聽一次課就會自己練習了。


時間上的不巧合,我家不適合老師在家教琴。遂作罷。



我又面試第二個老師:朋友介紹的。


老師家在老區,很平凡的房子,很樸素的佈置,很簡單的家具,


琴房只有學琴該有的設備而已,黑色大鋼琴和一片白牆而已。


老師是個樸素溫和的家庭主婦,充滿笑容;她有兩個大兒子,懂得生養孩子的期待。


 


我心想試教,不過是像上次一樣,小敬彈完和家長溝通。


沒想到老師第一堂課整整教了一小時,和我溝通許久,還不收費。


老師誇小敬基礎很好,資質很好,識譜很強,


唯獨拍子不甚準、大小聲還不能控制自如。這都是實情。


 


這老師沒有顯赫的學經歷,卻是一個有耐心的媽媽老師,懂得適時鼓勵孩子;


這老師沒有豪華的琴房,也不是一個斤斤計較金錢的人, 一切都合情合理。


這老師沒有高傲的姿態,卻能放下身段,隨時和孩子四手合奏。


這老師陪孩子學新樂理,也提醒每一首譜的新技巧和練習重點。


這老師一下子就抓對了,小男孩想挑戰和喜歡創意的學習心態。


 


我們以前去上課像是考試,母子壓力都很大,情緒很緊繃。


花十分鐘檢查功課,一寫錯,畫滿XX,回家訂正。可是老師沒教,學生怎會?


哈農每一首每天練二十遍,一星期一百遍,從85-90-100-110的節拍器練起,逐次上升,兩個月都練同首曲子。


一首歌只要錯兩個音,回家再練一星期,一星期又是一百次,最多是五百次以上。


(這像是把「我愛你」罰寫五百遍,最後學生會變成「我恨你」是一樣的道理。)


老師只規定每星期的功課,對學生像對犯人興師問罪,還隨時徵詢媽媽,


問:「他怎麼不寫?他怎麼不練?你怎麼又錯了?」


我們怎麼可能沒練?我們怎麼可能偷懶?(我們的生活中不可能只有鋼琴而已),


我們正在學習,怎麼可能沒錯?是天才就不會來找你學琴了。


ㄟ,他才七歲半而已,他才學琴一年半而已,他又不是天才。


 


這樣的師生關係,很影響我們的親子關係。


這一次,我很確定:我要一個怎麼樣的老師。


我還是要求老師:可以練完琴譜嗎?可以上課錄音嗎?


老師一口答應,認為理所當然。


我向老師表明:


「我們將來不是要考音樂系,不用那麼學院派的教法,不用要求太完美。」


明年考音樂檢定,只是給他一個學習目標而已。


我向老師說明:


小敬本來是對音樂有興趣(唯獨討厭唱歌),願意自己摸索新曲子;


他可以在數位鋼琴上嘗試不同樂器的曲風,自得其樂。


他會按時自動自發練琴,為娘的已經很滿意了。


新老師都懂得,都能理解,一直鼓勵小敬,


老師當場送一本新琴譜給小敬當見面禮。


 


為什麼我還要堅持找台灣來的老師呢?


第一、爾灣鋼琴老師這麼多,有錢當然要讓台灣人賺,尤其是看到此地韓國人如此團結更顯汗顏。


第二、我希望小敬學鋼琴也是在雙語中進行,兩者併行不悖。


第三、我期望小敬初學琴時,媽媽有機會善盡督促之責,陪他過學琴的低潮期,不讓他越學琴越寂寞。


第四、我和老師溝通方便,隨時可以變調成台語,說小敬聽不懂的話「共謀對策」。


 


後來和朋友聊起來才恍然大悟:


有四個朋友的小孩,一開始學琴都被茱莉亞學院畢業的老師折煞信心和興趣。


基於前車之鑑,這次我們打破名校名師的迷思,


我們母子只想找回彈琴的興趣和樂趣而已。


相談一個半小時,我就知道:這次感覺對了!可以合作看看緣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蔚藍 的頭像
蔚藍

蔚藍迷*迷蔚藍

蔚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