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黑 3-16-2012


台灣有首童謠叫:「天黑黑」(作曲者林福裕),童謠如下:黑黑要落雨,阿公仔舉鋤頭要掘芋,掘啊掘,掘啊掘,掘著一尾旋鰡鼓,依呀嘿都真正趣味!阿公仔要煮鹽,阿媽要煮淡,兩個相打弄破鼎,弄破鼎,依呀嘿呦 ...


小時候傳唱時只覺得順口好玩,現在自己拿鍋鏟才知其中大有學問。旋鰡鼓想吃重鹹口味,或是清淡,端看廚娘當下想怎麼煮,廚娘又會視家人口味斟酌。


*


有次聽起一對夫妻朋友的吵架,內容圍繞著「四神湯該加鹽,還是加糖?」


家住北部中壢的先生裡直氣壯的說:「我從小到大吃的四神湯都是加糖,有啥好奇怪?」


娘家在中部大甲的太太說:「多噁心啊!我從來沒吃過豬腸子還加糖,神經病才這樣吃。」


先生不服氣的說:「既然神經病才這樣吃,反正你現在四神湯沒有豬腸,那當然是加糖了。」


太太說:「我是因為在美國不方便買豬腸才省略豬腸,瞧!裡面還有很多中藥材,加糖多奇怪啊?」


先生說:「如果你執意要加糖,我就一口都不吃。」


太太說:「我忙了一下午的四神湯,你說不吃就不吃,下次休想要我再煮四神湯給你吃。」


我聽到這邊,忍不住大笑說:「那就分成兩小鍋,一鍋加糖,一鍋加鹽,不就得了。」


我也常煮麻辣鍋時,考慮小孩不吃辣,分成兩小鍋,一鍋加辣,一鍋不辣,只是多一道手續罷了。


*


不只是四神湯,或麻辣鍋,飲食風俗真是各地相異。我媽媽是台南人,我的童年在南部長大,以台南美食為榮,並習以為常,可是我婆家是北部客家人,我們也會發生「阿公要煮鹹,阿嬤要煮淡」的歧見。


比如,南部粽喜歡加花生,有點甜味,上頭還要灑上甜甜的醬油膏、甜辣醬、花生粉外加幾片香菜,用水煮的方式煮到熟爛。我還記得七歲時搬到中壢,第一次吃到客家式的蒸粽子,以為粽子沒煮熟,怎麼粒粒皆清楚?還有鹼粽,竟然是加糖粉或蜂蜜吃,這樣豈不是甜不甜?鹹不鹹嗎?


稍長之後,見多識廣,見怪不怪,我和老公都練就「有得吃就很感恩」的心態,管他什麼粽,不用自己包的粽子都好吃。


*


有一年我們到旗津玩,看到有人賣黑葉一點紅番茄,旁邊還附上一個醬油碟子,裡面有薑末,醬油有點甜味。


我一看大喜,小時候在台南吃過這種番茄沾醬油,還有把一顆酸梅放進番茄裡啾啾的吸食,我老公見狀大驚,哪有人這樣吃番茄的?我解釋著:「這種番茄就要這樣吃才好吃,如果是美國的大紅番茄這樣吃,味道就偏了。」他不置可否,試吃一口,一臉怪異糾結的表情,看不出是好吃,還是難吃?


台南人喜歡吃甜,食物中都有一種淡淡甘味甜,而且濃濃的道地味。如台南虱目魚丸,真是原料純正的虱目魚丸有蒜香味和甜味,我因為小時候住外婆家,味蕾上很能分辨真假虱目魚丸。


我還有一次吃過一種蒜頭飯,將很多很多蒜末炒成金黃色再加白飯,有點像是炒飯,卻充滿濃濃的蒜香甜味。後來我在台中鄉下吃過蒜頭雞,除了一隻雞熬煮成湯,裡面全是整顆蒜頭,我卻吃不習慣。


台南人的黑橋牌香腸口感也是甜的,換成是湖南人來吃,一定不習慣。有次去台南同學家吃飯,她媽媽連煎鮭魚都是加糖,這也是一奇!


所以台式香菇肉羹、糯米腸、台南碗粿等醬料帶點甜味都是道地地方菜。


*


來到加州後,品嚐異國美食成為常態,尤其加州有很多世界各地的大廚,一日下來總是一肚子世界名產。


必較特別的是紅豆,亞洲人習慣吃甜的紅豆湯或是紅豆餡,可是墨西哥人不這麼想,培根豆泥(refried beans,用花豆做的)或是豆泥手捲(beans burrito),他們當飯吃,我們當點心吃,大大不同味。不管你喜不喜歡,還是要很優雅的試吃,很有禮貌的誇獎說:「真好吃啊!」


我記得剛到美國時,曾和一群學生辯論過:「番茄是水果,還是蔬菜?」美國老師說是蔬菜,理所當然把番茄加在沙拉上、披薩上、或是中東的火烤全顆牛番茄。可是我們覺得除了番茄炒蛋和羅宋湯是屬於蔬菜類,大部分我們還是習慣將聖女小番茄當成飯後吃的水果、番茄加蜜餞,清爽多汁當然是水果類啊!


還好我肚量大,吃香喝辣,什麼時候都能接受,喜歡就大快朵頤,不愛吃淺嚐即止,異國美食也別有風味。


*


隨你芋頭要吃鹹或是吃淡,四神湯要加鹽或是糖,番茄要當蔬菜或是水果,紅豆要當甜點或鹹豆泥,隨人開心。若沒人捧場,只好自己想辦法解決,當做是補藥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蔚藍 的頭像
蔚藍

蔚藍迷*迷蔚藍

蔚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yoshiko
  • 敬愛的蔚藍老師
    讀著妳這篇美文我開懷大笑好多聲
    因為我自小在花蓮長大口味當然是屬於北台灣的
    直到婚後嫁給在台南長大的外省先生
    來台南雖然沒跟公婆同住但逢年過節回去婆家就得品嘗婆家的家鄉味
    香腸是婆婆自己灌的鹹得讓我吞不下去
    同事來我家教我如何炒高麗菜和茄子
    竟然要加糖讓我驚訝得睜大眼
    台南許多有名的小吃如鳝魚麵滷麵都是帶甜味
    我根本吃不下還有學生家長請我吃番茄竟然要沾醬油加薑沫
    讓我也覺得不對味我在花蓮吃番茄和西瓜都只加一點點鹽或根本是什麼都不加
    台灣雖小但各地的美食和口味卻有大大不同
    感謝妳分享那麼幽默的美文讓我一早就有快樂的心境
    [版主回覆2012/05/19 13:09]好久不見yoshiko,我常常想起你,一來就是給我滿滿的鼓勵和溫暖。
    你這些日子以來好嗎?掛念你的健康。
    一旦像我們這樣住在異國,再回台灣時,什麼都好吃了。
    我最近看很多美食書,美食專家的味蕾真是了得!吃得出食物中的細微差異。
  • Katie's Mom
  • 不用說南北的差異,我娘家和婆家的烹煮習慣就有很大的不同哩!!
    [版主回覆2012/03/21 01:24]你們還都是高雄人?我們卻是南北不同,還好曾住在同鄉十幾年,也就慣習了。
  • 何馬
  • 過年去台南玩,不管是小吃滷味還是正餐,真的任何東西吃來都是偏甜的, 南北大不同,偶爾吃吃覺得還滿特別的
    [版主回覆2012/03/20 23:42]我有朋友是台南人娶新竹老婆,就不習慣重鹹口味。
    我笑說,才一個島而已,差異不大,人家異國婚姻差異更大呢!
    但最後還是會同化的!
  • 姵帷
  • 咖哩加起司......好像不錯下次試試看..謝啦
    [版主回覆2012/03/19 23:43]這個兇媽的秘方啦!
  • 貞
  • 我懷疑我們是不是同鄉? 我老媽也是這奇怪的煮法: 四神湯放糖.
    [版主回覆2012/03/19 11:32]我比較接近南部人的吃法,豬腸加鹽巴的。
    若是中藥四神湯也是加鹽巴的。
    好像最先吃過好吃的食物便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一生都難改。
  • 姵帷
  • 哈..我也巧遇過這種情形.國中同學自美國念完博士回台到她家聚會.他們是住龍岡眷村.原來外省習慣紅豆是用排骨熬湯加鹽的..還不錯喝..口味很特別..有機會可以嘗試看看
    [版主回覆2012/03/19 11:39]我只吃過莉莉大廚把黃豆放到排骨湯中補鈣質,或是海帶加黃豆,還沒吃過紅豆排骨湯的呢!
    前幾天有朋友教我煮紅豆湯時,加上一顆橘子或是陳皮,我也覺得新奇。
    今天煮咖哩飯時,加上三片起士,讓咖哩湯汁更濃郁。
  • 來看Yun
  • 嗯...有回去屏東友人家玩,巿場賣的蕃苆...要拌料...粽子加花生粉...特別.
    [版主回覆2012/03/19 11:37]如果你有機會到全省夜市走一圈,會發現很多各地新奇吃法,
    世界各地再繞一圈,吃法更是五花八門,會改觀你的飲食觀。
  • Janet
  • 飲食是門大學問夫婦不互相妥協包容就麻煩了
    [版主回覆2012/03/18 12:28]如果有緣不能共食一桌菜,更何況一生要同甘共苦?
  • 莉莉夫子
  • 在台灣 我們都教學生蕃茄既是水果 也是蔬菜
    其實 現在很多創意料理也都是蔬菜或水果跟其他東西混搭
    也就出現了很多的吳寶春
    ps記得坐月子時 我還吃過媽媽煮的龍眼乾炒蛋 龍眼乾炒豬肝 當時我都稱它為一絕

    [版主回覆2012/03/18 12:30]龍眼乾炒蛋和龍眼乾炒豬肝,你媽媽做菜很有創意,就是要把最補的東西都補給你啦!
    現在做菜講求創意和創新,中西合併或是水果入菜都可以,重點是有人吃!
  • 安妮
  • 說到飲食習慣的差異,我也是到嫁人後,才有深刻的體會,
    第一次吃到婆婆煮的甜四神湯時,我一口也喝不下,覺得好怪,
    端午節朋友送水煮的南部粽,我超開心的,因為太久沒吃到了,
    結果婆婆說,看起來爛爛的好噁心,換她一口也不吃,還生氣,
    看來,我也要蔚藍多學學,抱持著有得吃就很感恩的心態,
    不然,很多時候,看到婆婆煮的,我真的是完全沒食慾啊。。。
    [版主回覆2012/03/18 13:23]我竟然在此地找到有人賣台南肉粽,味道和我媽媽做的一樣,樂得我不用包粽子了。
    不但如此,我還吃得到大陸御廚做的晚餐,樂得我每天省下好幾個小時做家事。
    還好我先生也是好照顧飲食的人,幾乎不挑食,這讓我很樂於嘗試做新菜。
    可見古詩裡說的新嫁娘:「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這是有道理的,也真有其人其事。